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悬疑小说
自述小说
爆笑小说
二次元
幻想修仙

悬疑小说

当前位置:pk10开奖记录 > 悬疑小说 >

做好悬疑“剧” 而不是“案件再现”

编辑:卢本伟2019/01/20 21:29

  用照镜子的演绎方式打造“双女主角”,来表现“本间夫人”的两面身份,是编导准确有效的呈现设计。两面极简对话中,肢体语汇丰富、到位,尤其是内心纠结焦灼,平行时空转换时,都能以身体间的交互、推揉与叠化,简洁生动地完成表达,且与寂静无声的情境要求相契合。最后的熊熊烈火中,“本间夫人”、枝梨子分别与“二郎”形成两组时空和人物、肢体加台词的错位表达,在舞美烘托下,把前后两场的火之跨越纽结,凄戾而无可逃遁的宿命成为注定的结局。

  剧本对人物的性格和内心世界的刻画,也有待加强。尤其是桐生枝梨子因其貌不扬被一再轻蔑、而在职场拼杀的个性,以及内心对爱的渴求被压抑等表现的力度不够,失去了她复仇的性格和不可遏止的动力。她努力在高显先生那里实现了事业价值,又自以为在“二郎”身上实现了“女性”和“爱情”价值,这千呼万唤的实现霎那间成为泡影,她的绝然回击才更有来由,留给人们的感喟才更多。

  可见,制作中把握好悬疑的度十分重要。舞台剧《回廊亭事件》导演赵淼以肢体剧创作最为擅长。因此,如何把握好悬疑、肢体和寻常化、一般意义上的戏剧表达,自然是这部剧的重中之重,关系着艺术风格,影响着度、粉丝认知度和市场运营。

  利用包括舞美在内的多重手段编织氛围,强化关键节点,是该剧成功造就悬疑的又一大优势,也是完成从文本到剧场有效转换的必要。特别是最需要观众注意的节点,随着氛围紧张度的强化手段被放大,对拉紧矛盾张力,对剧情升级与突转,意义重大。比如神秘的厨房,诡异的出入径机关,音效和氛围光、定点光,突然的静止或迟滞等等。如果这种强化的力度和频率能把控得更合理适度,避免对其它也应被关注的点产生不必要的遮蔽,效果更佳。

  把女主角“本间夫人”(桐生枝梨子)的当下与过去,变成平行世界的两条叙述线,在舞台虚幻、再现中触碰交织,旌摇魂乱。枝梨子和“里中二郎”散碎的情感往事,利用双层舞台空间片片串起,形成超乎现实的意境,用浪漫来不时地调亮剧情漫散的昏暗。悬疑中跌落的些许温情,加上点滴幽默,对观众施以有效的情绪缓冲。

  虽说引发多重关注,本身就是该剧的成功。但寻找不一样的舞台语汇,求得内涵与外在的双重鲜明个性,才是这部剧更重要的目标。赵淼十分明白自己的长处不能丢,作品开场便以疾速多变的肢体表达,群体推演出个体关系,与包括音乐在内浓烈的新闻背景音效、灯光、装置、道具共同狂奔,让紧张迷乱的气氛节奏和前情背景竦然矗立,继而在全剧布陈中,把弦不断绷紧、再绷紧。应该说,整体氛围和特色语汇打造,是该剧最成功处。

  该剧整体节奏偏快,是优点中带出的问题。某些环节、元素被急匆匆地带过,有时在调控的顾此失彼中被淹没,导致追索线条浑浊了,是为遗憾。其实,观众也需要在间或有慢下来的时段和空间,实现台上和情感的双向渗透,否则难以对剧中人产生同情、理解或悲怜、。不给观众机会和人物内心进行沟通,视野就只能被缩窄于案情表相中。这不全是编导的责任,也与部分演员的表演不到位有很大的关系,没有角色感地端着或者简单脸谱化,阻断了观众入戏。

  透过底层“不受欢迎的人”饱尝社会冷漠和歧视,以极端化的人格描摹,实施对社会现实的精准,是东野圭吾系列作品中不容忽视的重要力量,也是他有别于许多悬疑小说作家的地方。在本格推理的意趣之上,更深邃,更有情感内涵,更富人文关怀。这与剧场艺术的追求具有同一性。悬疑剧的目的,是通过最尖锐惨凛的矛盾冲突,透视脉脉温情下的暗流涌动,来表现人性的激烈厮杀,在复杂的爱恨无常中,实施和心理的重度震颤,反思人类本性,同时享受剧场艺术手段和推慧带来的双重美感。

  刚刚在保利剧院上演的舞台剧《回廊亭事件》,文学原著是东野圭吾较为早期的作品,其汉译版在中国内地的发行范围不大,文本度有限。不过,这倒使得舞台剧更有吸引力,它成功引来东野圭吾的一大批粉丝,又将这一类型剧最核心的元素——悬疑,最大限度地保留在了帷幕前。《回廊亭事件》舞台剧显示了悬疑剧的市场潜力巨大。出品方首部面世之作,选择这样一部高难度的风格性作品,是2019年剧场开端带给我们的欣喜。

  舞台上,肢体成为表达情绪张力和推高气氛的有利元素,并每每在关键环节上跳进跳出,但有时会感觉肢体语言强化得过于刻意,有一点有待商榷:可否将这种肢体能量悄然渗透于寻常戏剧形体表演,减弱表演元素间的符号界限感,融化有形于无形,使其更加自然自如?况且,有些必须由文字表述、尤其是有逻辑意义的部分,仅靠氛围或肢体、表情也勉为其难。

  

悬疑小说

  做悬疑剧,其实风险蛮大。除了编创者本身要有超乎常规的逻辑思辨能力,悬疑剧的观众群亦不可小觑。作为聪明、极善动脑的文化消费群体,在常规戏剧的审美之上,从于剧情和舞台各处的细节里,寻找蛛丝马迹,充分、尽兴地抽丝剥茧,还要得到超乎预料又符合情理的结局,是这类观众的最爱!但作品若过于烧脑,理解起来煞费周章,又会屏蔽掉一部分流连于常态剧场、意在娱乐怡情的观众。

  把原小说中女主人公追索和复仇的逻辑明线,变成若隐若现,无疑增加了情节的扑朔迷离。尤其是增加其他人物的疑点份量,多出了一位重要人物之死的情节变动,对梳理逻辑线增加了“干扰”,加大了难度。这虽然也对打破小说读者的固有思有益,但对悬疑剧来说,任何枝杈都不是多余的,让观众有“被”感比较忌讳,“若隐若现”也不能变成“闪烁其词”,否则会导致悬疑推理的含混。另外,新的线索如何保持整体原有的统一性,线索的相互佐证如何跟上,需要好好梳理,案情中被牵制的重要标的物不能中途断掉。这些功课假如不做足,原本缜密的整体可能就不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