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悬疑小说
自述小说
爆笑小说
二次元
幻想修仙

自述小说

当前位置:pk10开奖记录 > 自述小说 >

《胡适自述》中的小说

编辑:卢本伟2019/01/09 20:11

  首先是胡适自己也承认写这章时,采用了小说写法,而且颇为得意。他说:写《四十》时列了十来个题目,每篇都“写一篇小说式的文字,略如第一篇写我的父母的结婚。这个计划曾经得死友徐志摩的热烈赞许,我自己也很高兴,因为这个方法是自传文学上的一条新子,并且可以让我(遇必要时)用假的人名地名,描写一些太亲切的情绪方面的生活。”小说写法,就是可以虚构、想象、渲染、描写、夸张,包括人物对话、情节铺排等等的创造……总之不一定实有其人其事。至于搬用他人现成的小说情节,用在写自传,我不知道这是否合适。但至少胡适是承认其中并不都是真实的。

  这样一来,有的胡适传纪中,就信以,把这部分照搬上去。虽说这并非大事,无伤大雅。但是,谁又知道在其他部分有无“想象补充部分”,读者。作为“”即个人自传文体,也是整个社会历史的一部分,与小说应有严格区别,真实可靠当是最基本的要求,不宜虚构失实,更不应借用现成的小说情节作为自己的身世。否则,虚虚实实、……等等,都将侵入这个文体里,哪还有什么真实可言可信呢!“五四”后出现的作家中颇有截取借用外国文学中的某些故事、场景、情节等融入自己的作品里,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但毕竟都是小说创作。将其成为的一部分,我孤陋寡闻,好像还很少见。如果今人写有这等事,人们将作何感想,能否接受?我不知道。胡适还常说自己有“历史癖”“传纪癖”,说这是他为写传纪开出的一条“新子”,但他写了他母亲这一章后,再往下写时又“回到了谨严的历史叙述的老上去了”,所以这“新子”也似乎是他偶然玩了一把,不能当真的!

  那么试看胡适的:写他母亲冯顺弟十四岁时,在一次庙会上第一次见到他父亲胡传,知道胡传是当地很有权威的乡绅官宦,偶然的邂逅,只交谈了一句话,给冯顺弟留下深的印象。当顺弟十七岁时,媒人来说媒,对方正是胡传。胡传与顺弟相差三十岁,原已有过两次婚姻,前妻都已早逝,留下几个子女,有的比顺弟还大几岁。顺弟父亲当过太平军,回乡后吃苦耐劳,勤俭持家,一心想重建被毁了的老屋,苦干不息。他对此事认为:一配不上做官人家,二他老婆不肯把女儿家的填房,三对方儿女年纪与女儿差不多,做晚娘不容易。但经媒人劝说,想到“家乡风俗,女儿十三四岁总得定亲了,十七八岁的姑娘总是做填房的居多。他们夫妇因为疼爱顺弟,总想许个念书人家,所以把她耽误了……”但他老婆很反对,嫌男方年纪大、做填房等等。他们反复商量仍然犹豫不决,还是“问问她自己”。顺弟听了心想:“这是她帮他父母的机会到了。做填房可以多接聘金。……她将来还可以帮他父母的忙,他父亲一生梦想的新屋总可以成功……三先生(胡传)是个,人人都他……”所以就红着脸一口答应了。倒是她母亲总是不太愿意,甚至误会她想当官太太。

  那疑问是我在读到这个部分时,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再想想,是了,在《聊斋志异》,一查,果然在《邵九娘》中写邵九娘议婚过程与胡适母亲的竟是如此相像。

  最近读《胡适》,颇有趣。以前也曾读过,但不像这次,意外发现一点小小的疑问。那是指他写的《我的母亲的订婚》一章中的某些情节。

  

自述小说

  《邵九娘》后来的情节要复杂些,只是就这部分而言,不知读者看了觉得这两者的轮廓是否极为相像。也许,天下事就是有这样的巧合,胡适父母的议婚过程实际情况就是这样。但我还是怀疑胡适将邵九娘故事参考移植搬来加以渲染发挥改写而成的。我这样说,除了把两者比对以外,还有几点可作佐证。

  其次,他从小爱看小说,从最早看《水浒传》《三国演义》到《聊斋》,都是他熟读的。十二三岁时,他常给本家一群姐妹们讲《聊斋》中的一些故事,他因此受到姐妹们的欢迎和巴结;他自己也从中学会将文言翻译成家乡绩溪话,以至后来能做很像样的古文了。那么他写作时信手拈来熟悉的《聊斋》某些情节派用场就非意外的了。

  《邵九娘》写一个富户柴某,因妻不育,几次纳妾,都因妻妒未成,就另筑别墅,拟寻“丽人而别居之”。后来在一次友人的葬礼上看见十六岁的邵九娘,为动,盯着女孩看,引起那女孩注意。柴某乃决意用重金聘娶。邵九娘父亲是个寒士,女儿从小聪慧,随着父亲读书识字。父母只希望女儿嫁一个读书人,不计,但因爱女心切,婚姻由其自择。上门说媒的很多,女儿却都看不上,因此到了十七岁还没有嫁出去,这在那时当地已被视为老姑娘了。于是当柴某央媒人上门求婚时,邵父母觉得多少合适的人家女儿都不要,如今去家的妾,怕被儒林中人们笑话。经媒人再三说合,于是夫妇商量后,就问女儿自己的意见,哪知她竟然同意,父母觉得女儿很奇怪,就说:“这是你自己愿意,将来可不要后悔,怨怪父母。”那女孩羞答答说:“父母从此可以安享晚年,生养了女儿也有了回报……上次看见过柴郎是个长得有福相的人……”。婚后生了个儿子,“秀慧绝伦”。

  再其次,他写他父母结婚,都是他出生前的事。他不到四岁时丧父,十二岁多就远离母亲到上海求学,六年后还远涉重洋去美国留学,所以父母的婚姻只能根据大人的讲述和传闻,而非亲身经历,写得不那么真实也是情理中事。问题是,他这篇小说体的发表后,家乡老人堇人叔来信指出他写的庙会部分与事实有出入。胡适承认“颇有用想象补充的部分”,但他“也不去更动了”。他没有说及写母亲议婚有无“想象补充的部分”。但我们拿来与《邵九娘》一比对,就知道也是有的,看来他也不想去更动,甚至还蛮欣赏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