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悬疑小说
自述小说
爆笑小说
二次元
幻想修仙

自述小说

当前位置:pk10开奖记录 > 自述小说 >

长篇小说《深黑——一个长的自述》创作体会

编辑:卢本伟2019/01/19 20:55

  如果说,以前我对此还不清楚的话,那么,在写这篇创作谈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我无法面对活生生的现实生活矛盾而,无法我置身其中并深深热爱、与其结下了不解之缘的队伍和战友弟兄们的。我还痛切地感觉到,我个人的独特感受是和广大读者、广大人民群众紧密相连的,甚至,有些东西是只有我才能写出来,无人可以替代的。我不是为我自己而写,是为我那些心心相印的战友们而写,是为那些与我休戚与共的普通而写,我要写出他们的渴望,他们的,他们的笑声和泪水。我写故我在,只要我活在一天,就会继续这样写下去。立足基层生活,现实雪雨风霜,书写基层生活命运,为我亲爱的战友弟兄们和广大鼓与呼。这,是我不可回避的宿命,无可推卸的。

  说到《深黑》,首先必须提一提我8年前发表的另外一部长篇小说《》。可以说,没有当年的《》,或许就没有今天的《深黑》,她们是真正的姊妹篇。《》出版于2002年,在读者中引起了很大反响,现在我还记得,小说问世后我接到的一个个读者电话,一封封读者来信,真是让人怦然心动。不止一个长给我打来电话,感谢我写出这样一部贴近他们真实生活的作品。有旅居海外的华人在看过《》后给我写来长信,打来越洋电话,激动地倾诉心中的感受。待改编为电视剧后,反响更为强烈,好多观众在网上称,看过《》后改变了自己对机关和不够好的印象。8年里,《》不止一次再版,该剧一直不间断地,就在写这篇文章的几天前,我还在一个省的电视频道上看到了它。

  和《》相比,《深黑》的主人公面对的更为强大了,能量更大了,打黑除恶的难度更大了,《深黑》中,居然可以堂而皇之地来机关视察检查主人公的执法工作了。除此而外,之下,却;的罪犯分尸,却在的包庇下,以“病”为由远走他乡发财致富;混迹于基层队伍中的不良亦然存在,建设的艰辛,执法的等,更在作品中得到了充分表现。可以说,《深黑》是我从警20多年来思考的结晶。我相信,所有身在基层的,也包括广大普通的读者都会从作品中感觉到我的,从而引起强烈的共鸣。

  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转眼间,我已经参加工作40年,从警20几年,从事文学创作也整整10年了,我也从发表文学作《黑白道》时的40几岁变成了50几岁“奔六”的人。最近几年,我在创作出一部部作品的同时,有一个越来越深切的感觉,那就是,写这种现实又往往充满着鲜血和泪水的作品,作者本人也是很受的。因为,我要和主人公同呼吸共命运,每写一部作品,都要像主人公一样在身心上承受一次。因而有时我也扪心自问:朱维坚,你已经不年轻了,五十而知,你早已过了知之年,应该注意了,应该去写一些无关痛痒的随笔,或者写一些纯粹智力或者文字的侦探推理小说及纯文学的小说了,那样,你会少挨累很多,少受很多,你为什么还这样呢?就像《深黑》的题记中引用的诗经中的那两句诗句那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自述小说

  然而,两部小说的主人公虽然都是长,却有明显的不同。在《》中,主人公是年轻的长林荫;《深黑》中的长严忠信却已经五旬年纪,而且,是已经退居二线后重返一线任长的,所以,他在心理上、性格上也和林荫明显不同,显得更成熟,更老辣一些。但是,和林荫相同的是,他同样有一颗正直的心灵和的血性。无须隐瞒,主人公的年龄、都和我非常接近,主人公的身上,也寄托着我的理想。正为此,写作这部书时,我投入了更多的感情和精力,我就好像和主人公一同、甚至就好像我自己经历了一场不同寻常的。

  2011年新年伊始,我创作的25集电视连续剧《沉默》开始在一些城市台,同时,我的第八部题材长篇小说,40多万字的 《深黑一个长的》(下简称《深黑》)也由作家出版社推出。

  转眼间,8年过去了。这8年里,我们的国家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的社会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机关和的生活与当年也有了很大不同,但是,作为身在基层的和作者,我却深深地感觉到,社会矛盾的本质并没有改变,而且,与8年前相比,工作的担子更重了,机关面临的形势更复杂了。这8年里,尽管我已经辞去了原来担任的局党委委员职务,成了一个普通的,肩上的担子轻松了许多,但是,我却亲眼看到,我的战友弟兄们身上的压力更大了。面对这些,我不可能,于是,《深黑》也就自然而然地诞生了。

  

自述小说